法搜网--中国法律信息搜索网
赵庆平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②{徐11X}供述。   
  2008年夏天的一天,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赵4X}给我打电话让我到安阳县善应镇门口,当时他并没有告诉我去干什么。我自己坐了一辆车到善应镇,就是往派出所走的那条路上,在河边站着有几十个人,大部分人我都不认识,我也就站到人群里,在那站了有两个小时的时间{赵4X}才让我们走。直至现在我不清楚{赵4X}让我去是因为什么事,但我现在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最后{赵4X}给了我一百元钱。
  ⑥王云斌供述。   
  2008年前后(天热的时候)的一天下午,{冯7X}叫我和他一块去善应“震场”。我和{冯7X}坐车到善应政府前面的一条路上,我们到那后见孟庆强、贺小涛也在那,在场的有五、六十个人,但没有拿东西,我们在那站了有十几分钟也就散了。事后{冯7X}给了我50块钱。
  (2)、证人证言
  ①杨瑞某证言: 2008年6月份的一天,我父亲给我打电话,说李学某带着一帮人准备找事了。我接完电话就立刻赶到善应镇小南海水库,我到现场后,母亲常海英正在椅子上躺着,家人告诉我李学某带着一二十个人来找事,将我母亲推到了,后我便拨打了120电话将母亲送到了医院,同时也打110报警。
  ②李学某证言: 2008年夏天,我在善应南海庙下面搞竹筏漂流旅游项目,我和小南海水库签了五年的合同,我刚开始搞漂流项目没多久,就发现杨大丰在我的对面(北岸西边)搞橡皮艇游玩项目,因为杨大丰搞的这个项目在我承包的地盘上,而且他也没和水库上签合同,我就去镇政府反映,我找到当时的镇长韩利星,韩镇长也没立即答复我,说以后再决定如何处理。这样我就和杨大丰同时在经营着旅游项目。当时我的生意非常好,一天的生意收入最高达到二千多元,我的项目价格是竹筏10元每小时,杨大丰为了给我搞竞争,他的项目价格降到5元每小时。我的生意马上就下降了,我没办法只好也将价格降为5元每小时,杨大丰为了恶性竞争,将价格降为1元,时间不限,杨大丰这样做使得我的生意都没法维持下去。我是外乡人,在善应又没熟人,我就找到生意伙伴张明梁,让他和我一起去找杨大丰谈谈,因为张明梁在水冶街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关系也广,我想让明梁帮着我去调节调节这个事。明梁开着他的白色马自达轿车,还带着三、四个人,我和我老婆张银霞也在场,我们当时找到杨大丰商量双方生意的事,当时主要协商的内容是价格的问题,我希望杨大丰不要把价格降这么低,否则双方都赚不到钱,当时双方没吵也没打,只是协商这个事,最后也没有商量出个结果,我们就都回去了。
  半个月后,因为争客人,我婶子家的儿媳妇和杨大丰的老婆发生口角,我和老婆与杨大丰家人发生了打架,我将杨大丰的一般橡皮艇捅破了,后来彰武派出所调解处理了此事。
  上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4、2008年冬天,{赵4X}纠集{史5X}{周9X}{冯10X}等人到水冶镇红盖头婚纱摄影店为人讨债。事后得现金二、三百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
  (1)、被告人的供述:①{赵4X}供述。   
  可能在2008年年底或2009年初,水冶的{程8X}给我打电话说他在医院,老婆生孩子,让我去水冶汽车三队边婚纱摄影店去看,说因为那个店的老板欠别人的钱,正在店里说事,债主是{程8X}的朋友,我领着{史5X}{周9X},可能还有{徐11X},反正是4、5个人,我们一起去了水冶广场东边汽车三队旁的婚纱店,见有个男的在汽车边站着,我问谁是老板,他说我就是,我说听说你欠别人钱,他说是。正在那说着,正说着张明良高声说着话过来。“谁在给封门呢。”我说你吓唬啥呢,他说我面熟,我说住了二十年出来不认识了,他认出我后说走往里面说说,我说不进去了,我也不太清楚具体事,我就先走了,你们早点把钱还了,我和{周9X}{史5X}等人都走了,因为{程8X}过来了,所以我才领着人走的。过几天后,{程8X}给了我二、三百块钱,说事解决了,这钱三哥你吃顿饭或买条烟吸。这次有我、{史5X}{周9X}可能还有{徐11X},别的还有谁我记不清了。
  ②{周9X}供述。   
  大约二年前的一天白天我在家时,三狗的打电话让我去广场,我骑着自行车道水冶广场,见{史5X}、三狗的在广场上金豪门口站着,边上还有4、5个人,三狗的说往前边有点事,我们去了广场东边路北红盖头婚纱摄影。三狗的一个人进去了店里,停了二、三分钟,就出来了。过了大约4、5分钟过来两个年轻人看样子不到30岁拽三狗的,我们就都走了,也没有给钱。
  ③{冯10X}供述。我们2008年冬天一天上午十来点钟,三狗的给我打电话说水冶红盖头婚纱摄影老板欠别人钱,别人让三狗的帮他要钱,我到红盖头门口时,三狗的、{周9X}{史5X}等八九个人已经在那了,三狗的等两三人进去和红盖头老板协商。停了一会,三狗的出来带着我们就走了。这回都是三狗的叫的人,有三狗的、{史5X}{周9X}。每人分了一百块钱。
  上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5、2009年的一天,因被告人{史5X}{周9X}不听{赵4X}的话,{赵4X}带人对{史5X}{周9X}分别进行殴打教训。
  认定上述事实有被告人{周9X}供述。也是两三年前的事情,水冶外号叫黑驴的人,拿一个手机说卖给我,要50块钱,我拿着手机让修手机的看看值不值,结果第二天夜里或者就是第三天夜里,我在小东关看人家打麻将的时候,被张鹏龙、{史5X}拽到一辆面包车上,三狗的说打他,开始用拳头狠狠地打我了,三狗的在面包车的后排坐着说打的你轻。并有{赵4X}{史5X}供述相印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6、2009年6月11日夜,{赵4X}因要到安阳市东风乡盖村铺村为其舅舅的事打架,借用谢立强的车,谢立强不想让{赵4X}用车,{赵4X}用砖块砸谢立强的车前挡风玻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
  (1)、被告人的供述。{赵4X}供述。去东风乡盖村铺村{王0X}家打架前,我准备借水冶谢立强的轿车,谢立强说车供不上油,我问他车在哪儿,他说了,我在天池村南大白线上的加油站见到谢立强和他的车,谢立强不愿让我用车,我随手从地上不知是拿了半块砖还是石块砸在了车的前挡风玻璃上,玻璃我记得没有坏。
  (2)、证人证言
  ①{冯7X}证言。   
  {赵4X}说要用谢立强的面包车,我想可能是{赵4X}还准备多叫些人,但是谢立强不让{赵4X}用他的车,{赵4X}急了就把谢立强的车给砸了一下。
  上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7、2008年夏天,被告人{赵4X}{史5X}{冯7X}{周9X}{徐11X}到大白线路西许家沟乡子针村对面一化工厂镇场,事后每人100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
  (1)、被告人的供述。①{赵4X}供述。 2008年或2009年傍黑儿时候去的,我记不清谁找的我,说是在子针村南边的北山庄,在大白线南边。一个化工厂怕村里人来闹事,我和{史5X}{周9X}{冯7X}都去了,去了五六个人,别的还有谁想不起来了,去时租的出租车,到那个化工厂后见没有老百姓闹事,我们问保安,保安说是怕闹事,后来厂里来了一个管事的,也是水冶人,三十来岁,他每人给了一百块钱,我们在那抽了根烟就走了。
  ②{史5X}供述。2008年夏天一天,{周9X}到我家找我让我和他到大白线许家沟乡子针村对面一个化工厂镇场,因为化工厂污染的事和村里的老百姓闹矛盾,我和{周9X}、钢叉、黑保贵、杜三、三狗的等人坐两辆出租车去的。到那个化工厂门口下车站了一会就回去了。{周9X}叫的我,其他人是杜三叫的。这次去的有{周9X}、钢叉、黑保贵、杜三、三狗的、炮弹、大胖、{徐11X}等三四十人。三狗的给我们每人分了一百块钱。
  ③{徐11X}供述。2008年夏天,{史5X}给我打电话,让我到水冶镇南关村顺城街集合去震场,我当时和{冯7X}一起去的,我俩到了之后{史5X}{赵4X}{周9X},还有两个人我不认识已经在等我们了。集合好后我们几个人打一辆车到大白线路西,子针村对面的一个村,我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有一个化工厂就在该村的村口。到那之后该厂的工作人员让我们进到厂里,厂里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附近的村民比较懒,经常偷厂里的东西,一旦偷不成附近的村民就将厂的大门给堵了,所以才让我们过去。当天我们到厂里并没有见村民堵大门的情况,我们在厂里呆了一两个小时就走了,之后的工作人员给我们一人发了一百元钱。
  上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8、2008年的一天,被告人{赵4X}受刘保贵(另案处理)雇佣,纠集{史5X}{程8X}{岳15X}等人到安阳市开发区长明科技园镇场,每人得100元或50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
  (1)、被告人的供述。
  ①{程8X}供述。   
  记不清是2008、2009年冬天,我在水冶广场碰到了{赵4X}、“黑保贵”, “黑保贵”问我有没有事,我说没什么事,他说如果我没事的话就跟他去安阳,我问什么事,他说吕村的郝长明在安阳有个工地,柏庄的人去他工地找事了,让我们去安阳帮他镇场,当时我在广场遇见有{赵4X}、“黑保贵”,还有两个人我不认识,是“黑保贵”叫的人,之后我就随他们一起坐车到安阳市开发区长明科技园,到安阳后还见到{史5X}{岳15X},其他人我不认识,大约有三、四十人。在郝长明的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市公安局的人就都去了,公安局的人也认识长明,说郝长明不要找事,让人都走吧,我们就都回去了。回到水冶广场后,“黑保贵”自己从身上掏出壹仟多元钱给了去帮忙的人。可能给了每人伍拾元钱。我、{赵4X}{岳15X}没有得钱。同去的有三狗的、{史5X},人比较多。
  ②{冯10X}供述。2008年冬天一天下午一两点,三狗的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去水冶广场等他一起去安阳开发区办事。我到广场时,三狗的、{史5X}{周9X}等二十来人已经在那了。我们坐着三四辆面包车到开发区一个小区里边,三狗的让我我们下车在车边等了一会,三狗的去干啥了我不知道,三狗的就让我们回水冶了。这回去开发区不知道啥事,三狗的没有说,知道是去震场的。都是三狗的叫的人。这回去的:有三狗的、{史5X}{周9X},每人分了五十块钱。
  ③{周9X}供述。大约两、三年前的一天,三狗的打电话说去安阳震场儿,我上了车道曲沟三九路口我下了车,那是我在曲沟上班,当时不知听谁说是保贵的事儿。
  上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9、2009年的夏天的一天,因老百姓阻止工地开工,{赵4X}受人雇佣纠集{冯7X}{史5X}{李17X}{周9X} 等人到林州市一个建筑工地为工地镇场,事后每人得100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
  (1)、被告人的供述。①{赵4X}供述。      
  一个叫孬的的人给我打电话,让我去的,说是林州北面有一个工地要开工,但是老百姓不让开工,我说政府知道事不知道,那个孬的说政府支持工地,因为开发商都赔偿到位了,所以为了让工地开工,林州一个副市长和公安局的、保安公司的都去了,不用打架,让我去二三十人,我就租了三辆面包车,带了二、三十人去了。到工地后,见路的一边是老百姓拿着农具敲着鼓,另一边是工地上的人和民警、保安,有警车有工程车。我去了之后,工地上有一个问我干啥的,我说有人说这儿开工,叫来这帮忙,他说,哦那是自己人,你们就站到这边上,啥都不要管。别站到路那边,我就叫大家下车到这边,政府里一个领导还有开发商,还有村民代表是几个老党员老年人,他们说好后,就开工了。工地上一个人给了我3000块钱,我们就走了。一起去林州的有{史5X}{冯7X},有{周9X}没有我不确定,从顺城街一个麻将馆那儿叫了十来个人,总共去的有二十多个人。
  ②{冯7X}供述。        
  2009年夏天的事情,具体哪天记不清了,当时是早上六点左右三狗的给我打电话,说有事,问我和谁在一起,我说我自己,他说你找几个人过来。我就给孟庆强和王云斌打电话,让他们去三狗的家,我去了他家时候,面包车就都已经叫好了,有四辆面包车。有三狗的、{史5X}、李红、{周9X},还有十多个人我记不清了,因为大部分人都上车了,我叫的孟庆强和王云斌也都在。然后三狗的就领着往林县走了,在一条大路边停下,那里是一片地,圈了围墙,当时那里已经有好几百人,中午也就在那里站着,有人专门拉过来吃的东西有矿泉水、火腿肠,直接过去拿开吃就可以了。到下午五、六点才开始回来。这次三狗的给我们是每人一百块钱。开发商买了地,老百姓挡着不让干活。林州的警察也在那里,有三、四十辆警车在现场。
  ③{史5X}供述。       
  2009年夏天一天上午十来点钟,王斌到我家说让我和他去林县,王斌找了马家乡科泉村的一个人开着车带着我和他,王斌领着我们到林县转盘北的一个工地,到那后看见有很多警车和警察,我们就回去了。在路上,王斌说可能是老三或程威的接的活,我们过去看看,我知道是去镇场。老三或程威的接的活,就是接的镇场的活。好像是工地的开发商和老百姓关于开工的矛盾。
  ④{李17X}{周9X}供述 。       
  ⑤王云斌供述。2009年前后(秋天时了)的一天下午,{冯7X}叫我和他去“镇场”,我就和{冯7X}、孟庆强、贺小涛当时还有三、四个人坐面包车,到林州县城西边。当时可能是因为一个工厂要扩建占地,老百姓挡住不让占地,我们去的目的就是“震场”,让工厂顺利占地。当时有五、六十个人,七八辆车,其他的人我都不认识。
  上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另查明,被告人{史5X}{姬13X}等人还实施了下列犯罪活动:
  (四)、非法拘禁的事实
  2009年10月11日夜11时许,李安某(另案处理)为向牛某索要十万元欠款,雇佣{史5X}{姬13X}、李八(刑拘在逃)、吕新民(刑拘在逃)四人在蒋村乡西蒋村将牛某打伤,并强行将其带走,拘禁于一处房屋内,逼迫其偿还李安某的十万元欠款。至10月13日下午牛某母亲{胡3X}将十万元现金交与李安某后,当日晚才将牛某放回。牛某头部、颈部、双手等部位受伤。经鉴定,牛某全身三处损伤,均为轻伤。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
  1、被告人供述。(1){史5X}供述。2009年10月份的一天中午12点多的时候,当时我已经吃过午饭了,李八给我打电话说吕新民接了一个要账的活,让我去吕新民家,我就过去了。我到吕新民家的时候,见到吕新民、李八、{姬13X}三个人在,另外还有一个人在输液,就是那个欠账的人,当时我也不认识他,后来才知道他叫牛某,我就在吕新民家和他们几个聊天,通过聊天才知道是李安某找的吕新民,吕新民又找的李八和{姬13X}。听他们说牛某已经往家里打过电话筹钱了,我在吕新民家坐了两、三个小时,大约到傍晚五、六点钟的时候,李安某给吕新民打电话说已经收到钱了,我们四个就开着一辆面包车拉着牛某到大白线临化水泥厂门口,把牛某给放了。放了牛某后,吕新民给李安某打电话就去找李安某索要报酬了。李安某一共给了吕新民两万伍仟块钱。回来后我们也没有吃饭,一块去洗了洗澡,就把钱分了。吕新民分给我三、四千块钱,我们就都走了。到吕新民家时见牛某在输液,见牛某手上包着纱布了,其他没见有啥伤。在吕新民家也没有人打他,我听说是吕新民先一天去弄牛某时,牛某用手抓刀时把手弄伤了。
  (2)、{姬13X}供述。2009年10月份我和{史5X}、李八、吕新民替别人要帐,将安阳县蒋村的牛某非法关押在水冶镇北关村一座没人住的破房子里,逼迫牛某还钱的事。2009年10月份一天晚上八、九点钟,{史5X}给我打电话说让我过去帮人要帐,我到{史5X}家见到{史5X}、李八、吕新民已经在他家,我到后没有两分钟,吕新民接了个电话说,咱走吧,那个孩子在家,后来我才知道是李钢给吕新民打的电话,向牛某要钱。李钢开着一辆白色轿车在他们村口等着我们,然后李钢在前边领路,我开着白色的面包车拉着吕新民、{史5X}、李八在后边跟着,李钢带着我们到牛某家附近的一个代销点,牛某在代销点门口里面坐着,因为没有关门,也没有门帘,所以能看到牛某,吕新民让我们认了认牛某,然后到牛某家胡同口让我们等着牛某,李钢就开着他的轿车走了。大约到夜里9点左右时候,牛某走到他家胡同口,因为有路灯我们认出牛某,我们四人下车截住牛某,{史5X}让我去开面包车后边的门,他们三人把牛某从后车门推上去,{史5X}让我开车。我们就把牛某拉到水冶镇北关村一个没人住的破房子里,看见牛某受伤了手上有血,吕新民出去找了一个医生过来给牛某缝针,牛某嫌疼,不叫缝针,医生就给牛某输液,输液后,{史5X}三人和医生都走了,剩下我一人在那看着牛某把液输完,{史5X}他们回来时给我提了点饭,我吃完饭就回家睡觉了,第二天早上八、九点我过去又看着牛某输液,吕新民叫牛某给牛某妈打电话把钱给李钢送到家,牛某妈答应送钱。到下午四、五点钟,牛某妈打过来电话说已经把钱给李钢送过去了,一会儿,李钢又打过来电话说收到钱了,把牛某放了吧。吕新民让我开着面包车和{史5X}、李八一起把牛某送到大白线一个路口让牛某走了。我们直接开车去了辅岩路边的清雅山庄,吕新民说去吃饭,我和李八、{史5X}都说别吃饭了赶紧洗洗澡回去睡觉算了。我们四人就到玉清池洗了澡,洗完澡,吕新民给了我两千块钱说他们有点事,就让我从玉清池直接打车走了。是李钢出钱雇的吕新民帮他要钱,吕新民找的{史5X}{史5X}找的我。我们拿了四把一尺多长的西瓜刀,在面包车上放着。


第 [1] [2] [3] [4] [5] [6] [7] [8] [9] 页 共[10]页
上面法规内容为部分内容,如果要查看全文请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互动社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