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搜网--中国法律信息搜索网
余来中运输毒品案

  2、同案犯陈新国的供述:2002年3月份的一天,代百林打我的手机说南方又和他联系,让去进“货”。我带三万多元,代还找那个姓余的去跑腿。我们三人到南宁后,又转汽车到百色市, 住的还是上次那个宾馆,是用代百林的身份证登记的。第二天早上,代去看“货”。后来代和另外一个人一块回到百色,代给我说这是周安庆。代给我说过,“货”就是从周安庆手里买的。代对我说有十来斤“货”,还是5200元/斤。我给代3万多元。之后,周安庆和代坐一辆红色夏利车走了。下午四点多,周安庆和代回来,提一个编织袋装的烟膏,袋子里还装一捆米线。后我们三人一块,由余背着“货”,一路坐汽车,和上次路线一样,到驻马店是下午四点左右。路上姓余的背着“货”。回到驻马店的第二天上午,我到代的住处,代把“货”拿出来,代说是14斤。后来我把14斤“货”全部拿到国税局我的租房处。我以5600元/斤的价格给代百林的钱。我也没赚到钱,也没给姓余的辛苦费。
  3、同案犯周安庆供述:2002年二三月份的一天,代百林给我打手机问是否有烟膏,我对他说有十来斤。过了两天,代给我联系说已到了百色,还是住在金都宾馆,并说他要来八宝镇看“货”。第二天,代一人来到八宝镇,我领他到郑礼约家,我们到后,江远寿和我姑爹已在郑家。郑礼约把“货”从他家床头边拿出来,是用饲料编织袋装的,江远寿称了称共计14斤烟膏,然后,我和代百林就回百色,见和代一起来的还有上次来的那个中年男人,还有个男的代百林说姓陈。代按14斤,5200元/斤数钱。第二天下午,我和代一起去百色大桥接“货”,交“货”的只有我姑爹刘国章一个人,代把钱给我姑爹,我姑爹把装有烟膏的编织袋交给代,编织袋里放一捆米线。我和代一起坐夏利车把“货”送到宾馆,我就回去了。
  4、同案犯郑礼约供述:2002年二三月份,周安庆和江远寿到我家,提了一个编织袋,江说,这有十斤“货”,先放你家,等几天我叫人来拿。我把烟膏放在我家的床头上。过了十来天,江远寿和周安庆的姑爹先到我家,之后,周安庆领着一个河南人(当时那个河南人我不认识,吃的高高胖胖的,后知道姓代)到我家看“货”,我把烟膏提出来,那个河南人看看,之后周安庆和那个河南人先走,接着江远寿把烟膏提走了。
  5、广西百色“金都大酒店”住客登记表证实:代百林用代洪法的名字登记入住广西百色“金都大酒店”,入住{地址:1}
  6、辨认笔录证实,同案犯代百林、周安庆分别于2010年7月19日、2010年7月20日在河南省第三监狱、新乡市平原监狱从12张不同男性的照片中辨认出被告人余来中即是同代百林一起去百色市购买毒品的人员。


第 [1] [2] [3] [4] [5] [6] [7] 页 共[8]页
上面法规内容为部分内容,如果要查看全文请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互动社区】
 
相关文章